星空下的局外人

“我想在你的世界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Depression or Bipolar?
疑似患者.情绪不稳.自我怀疑.

痴迷书诗词文戏剧. 喜欢手机拍拍拍.
文艺学专业学习者.苏轼迷妹.

痴恋文字的纯粹.文人情怀.

#微轼辙##元白##刘柳#

书摘.


百年孤独.

“他们谈起对工人的大屠杀,记忆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每当奥雷里亚诺触及这个话题,不仅老鸨一人,一些比她年长的老人都会驳斥所谓工人被包围在广场、两百节车厢的火车满载死尸之类的谣言,并且坚决捍卫已然在法庭案卷和小学教科书中根深蒂固的说法:根本没有过什么香蕉公司。”

“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最后一个人正被蚂蚁吃掉。”

“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庭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合上书,掩面叹息.

从没被一个作品如此强烈的震撼到,最后空余叹惋和背后陡然升起的寒意.

我花了20天读了前70页,花了两个小时读完了200多页,最后花了2个半小时读完了最后六十页……就像洽和这个家族的发展一般奇妙的阅读.

开始的时候看不下去建立功业时候的缓慢与无趣,后面被每两页就翻过去的几十年惊到心中颤抖,最后的最后,当结局终于要浮现眼前的时候,手指滑动的速度慢到超乎想象.

我根本无力接受速度不断加快的叙述带来的无尽的孤独与死亡,更无力接受短短300多页之间阅历百年.
一个如此蓬勃的家族,有过繁荣,有过混乱,经历过苦难,也经历过荣耀,最后……被掩埋于历史的尘埃.

没人记得香蕉公司存在过.
甚至随着羊皮卷的散落,整个家族荡然无存.

隐藏在故事背后的已经不再是作者的情绪与判断,而是宿命与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巨大浪潮下,个人的无力与悲哀.

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人离开了,这些故事就不曾存在过.
这简直太无力了.

“人们一派懈怠,而遗忘却日益贪婪,无情地吞噬一点一滴的记忆。”

清谈.

戒掉冷饮.   已经很体寒了就不要只顾口腹之欲了.
戒掉过分的嗜辣.   一定程度去湿是好的.
戒掉甜食.  甜食长胖!

坚持每天多走路多锻炼.   要注意身体啊.
坚持晚餐少吃或只喝低脂牛奶.
坚持为了理想学习. 不要怕那些你学不懂得功课.

正因你不知前路你才更要去抵抗荒谬.
短暂的热情很容易,持久的坚持却很难.

我还是想试试看.
晚安.

一点关于lof更新的吐槽

苏珏姑娘:

真脑子有病,看的我难受死了。


巴巴罗萨🌈:



热度目测将推荐和喜欢整合了|ω・)
不论如何这个界面真的乱,看着就心烦




红豆莲生:







今天在群里聊天有点感触,感觉lofter的更新一次比一次辣鸡。
















前几次的版本更新不说,这次这个榜单功能真的是智障到极点了。








不仅弄了总榜,还出了个日榜周榜,下一步是不是打算出签约系统成为第二个晋江?








恕我直言,榜单这种东西真的毫无意义。lof上基本都是同人,而非原创,你搞个原创专区设立榜单我一句话都不会说。








但是同人创作,大家都是为爱产粮,没有什么好比较的。








为了上榜单第一第二什么的刷热度更是好笑死了,还以为是饭圈刷票呢。大家也别厨角色了厨太太就行。








那根本不再是因为喜爱作品/角色才去写文,而是为了心里那点虚荣感。
















我认为每个写手都该有平等的几率被人发现。








(当然文笔好/产量高/有脑洞的写手,粉丝多热度高多一些曝光是很正常的事情,这都是一步步积累上来的,谁也不是一下就万粉了。)








只是像现在这样点进去直接跳到最热门,还有日榜周榜还有总榜,有多少人还会去翻“最新”,去看里面发布的文章呢?








大家都只想吃最好的粮,关注质量产量双高的太太,那么新人写手就不需要大家支持了吗?








不,每个从新人成为太太的写手,抑或还在新手期的写手都能明白的吧?








正是刚开始创作的那段时间才是最需要得到关注和鼓励的。真不知道有多少好写手因为寥寥无几的回应和喜欢而被消磨了写作热情。








虽然我几百年不翻看一次tag,但是发布第一篇文得到第一个评论时的感激和开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自认为非常能理解新人写手的心情,但以上言论不代表任何人,仅本人观点。








这次更新后的lof真的让我忍不住想吐槽它的辣鸡,不攻击任何人,真的只是单纯觉得这个更新脑子有病。





《烧烤》

烟火熏染的巷子尽处
他系着围裙开着灯

肉串和烤翅被翻滚着包裹进岁月
熟练地用扇子扇开一阵迷惘
他低头  眼神里只有这木炭的生死
还能在乎些什么别的?

“老板 要啤酒 越多越好”
人们总说声音会被时间打磨
但即便如此   清醒的确在召唤他
眼神温热的瞬间   一颗火星迸裂出交锋
沉默交界地带  辣椒在助燃着一切

“好 您请里面坐”
他依然更痴迷翻滚与煎烤的存在意义

黑夜的星催着三两俗客离去
一箱啤酒倾倒了多少苦厄
“老板!再来一盘花生米!”
醉酒的人只懂得期待和无终的期待

他收了火 拿着最后的一捧脆骨
在里屋的角落 沿着影子坐下
“花生米没了,我们要打烊了,你该走了”

“我不走,这是我家”
“这不是你家”  “这就是我家!”

易拉罐摔在地上像什么碎了
同时随心所欲 再开一瓶
他灌了这个小镇上的第一口
却是晚了多少年的第二口

一个人倒在桌上 一个人只顾吃喝
成串的骨头硌牙
故人又硌着五脏之首

“磕磕绊绊的”  他摇扇子也摇头
夹生的一串总嚼不动    “何必呢?”

我天.
这tag改版是认真的吗??

这也太难受了.
想要之前的. 好难过.

清谈.


不想说什么更多安慰的话.
希望每个在病痛中挣扎的人,看到小红心,就知道我与你在一起吧.

对于失去信任世界的天使而言,知道与你们同在,大概就足够慰藉了吧.

评论有时真不知道该评些什么.
安慰的话显得那么肤浅,甚至一出口我都知道根本没用

所以以后只点小红心好了♡
是……是眷恋和不舍,还有想要想要再陪彼此走一段的真诚啊.

碎片记.


“每个人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所以不要轻易碰到开关。看到后默默走开是对的。”

via豆友

————————

要尊重要保持距离.
每一个受伤的孩子都是天使.
小心翼翼的保护好自己.
还想 小心翼翼的保护你.

我希望各位都可以看看,拜托!

奶舒是一个好孩子,你们不准欺负她。

万俟不是大佬:

说说我看到了一件什么事,我现在气到发抖。
@奶舒 在我打的两个tag里曾经发了一个动态,大体意思是“以前这个tag只是抑郁症患者来抒发情感的,她反感那么多人到这里来安慰他们,他们只是用这个tag拥抱取暖,只是互相看动态并不会发留言打扰他们。”并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在这个tag里发东西了。”


【她仅仅的说了一句,以后不会在这个tag发东西】


就有一大群人来diss她:您不需要安慰不需要别人不需要!您知道别人多需要吗balabala一些很圣母很自认清高自认自己了不起的话。


我看到气到发抖。


【她只是说她们这部分抑郁症不需要安慰。】


我默默关注奶舒很久了,她有一种亘古长存的苍凉感,也有一种悲伤独立到极致的感觉。


通过她的文章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她:小时候受老师虐待,长大家长没有好的疏导一直欺压,没有知心朋友,厌恶这个世界的不公,讨厌虚伪,讨厌人群,喜欢独处。


就是这么一个单纯到捏黏土都可以很开心像一个初世的小孩子般的姑娘。


在她认为的坏人触碰到自己的lof地盘时发了疯似的维护,嘶哑着嗓音尖叫“滚出我的lof!”


像极了一个战士在拼命守护自己的国土。


她认为她的lof是干净的,不允许那些人来玷污。


而那些在抑郁症患者动态下安慰的那些人呢,对她收起了一副伪善的模样,对她咄咄逼人。


你们在别人tag下抱抱安慰的嘴脸呢?怎么不怕奶舒自杀不怕奶舒因为你们的话而伤害自己?


说她没礼貌,说她是疯子,说她是......太难听的话我难以启齿。


更有甚者说lof是个公开的地方,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奶舒是戳到了自己的痛处。


气到发抖!!


【她的所有文章都是自己的独立tag,你们告诉我,不是刻意找茬谁搜得到!】


【关于那条的tag她已经删了,你们真不怕她出事?你们真不怕她伤害自己?你们安慰别人的善良哪儿去了?】


【被安慰的人,你们怎么就想想,手机对面的人会不会指着你的动态对她的朋友说:“你看,她得抑郁症了,我安慰一下就激动成那样,呵呵。”】


【我一直在想,一直觉得,冷漠冷心的奶舒,在用一种尖锐的方式保护自己,保护和自己产生共鸣的人。】


奶舒之前的文章tag全部是抑郁症,说不在抑郁症tag里发文章后转到的自己的tag“我的狂躁型微笑自信症”。


她只是表达一部分的人抑郁症需要安慰,可是她不用,她和一些人不用安慰!【她只是说了句,不需要你们站在道德制高点来安慰,我不需要可怜】而别人呢,被她戳到了痛处开始跳墙讽刺。


抑郁症本来就是大体的东西,可能一群抑郁症患者中都没有两个人能互相理解对方的痛,但奶舒的文字获得了一部分人的认可。


就像正常人不能理解抑郁症,而轻度抑郁症不能理解重度抑郁症。


她的文字时而干净中透着绝望,时而冷漠尖锐,我爱她到不敢关注她,只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文字。


她的文字有时我也受到共鸣。


她说抑郁症不是病,只是她们把负能表达了出来而我们则是掩盖了起来。她只是喜欢独处喜欢自然,并不是反社会。


反社会是伤害这个社会,而她是远离这个嘈杂的社会。


这个喜欢亲近自然,喜欢独处,习惯伤害自己都不愿伤害别人的人,习惯把一切人都赶走不愿意破坏别人好心情的人,这个如天使般的战士怎么会让那群人玷污成这样?


这是奶舒。

伪抑郁症笔记(十三)

相处久了,眼里就都是渣子。
当初捧到手上的心,就一点一点摔得什么都不剩,还本着从不浪费的原则,磕磕绊绊地兑在药片里吞下去。

跟下意识的寻找辣椒和冰水兑在一起的行为,其实也没什么两样。当自己无时无刻不想呕出对自己的恶心的时候,自虐这种词已经成了一种不在有具体含义的荒唐。


“你怎么了?”

“嗯?”

“你,是谁?你在对谁说话?”


>>>

自虐倾向真的没办法很快就复原。

抑郁情绪好歹好了一点,但神经质的情绪波动还是无法克制。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