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局外人

昵称:星星/局外人
磕cp小号:苏珏姑娘

“我想在你的世界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Depression or Bipolar?
疑似患者.情绪不稳.自我怀疑.

痴迷书诗词文戏剧. 喜欢手机拍拍拍.
文艺学专业学习者.苏轼迷妹.

痴恋文字的纯粹.文人情怀.
废话号,欢迎唠嗑.
#微轼辙##元白##刘柳#

碎片记.


“文学本身不是贼船,它有很好的地方。但如果你只能上不能下,它就是贼船了。

生活是粗糙的、粗粝的、粗暴的。文学不是,文学是美的。文学就像一层滤镜,让沉浸在其中的人,对生活的种种粗陋不堪,种种恶劣,视而不见。也有粗暴的文学,粗糙的文字,但那是文学的粗暴和粗糙,不是生活的粗劣和粗陋。当一个人,熏染上厚厚的文学气质之后,再看生活,不免直视不了种种秽恶和不堪。

我们总是赞誉“自尊”。但是“自尊”不全是好东西。你要用针刺破“自尊”,用解剖刀割开“自尊”的外衣,才能看见里面到底是不是一团败絮,到底有多少成分是“自负”、“自恋”、“自卑”、“自欺”、“自怜”、“自哀”、“自悼”、“自弃”,才知道剩下多少成分是“自立”、“自知”、“自慊”、“自强”。

长久受文学熏染的自尊,更容易长养“自恋”、“自负”与“自欺”、“自怜”。文学是让人高傲的东西,又是让人脆弱的东西。如果一个人只能上文学的船,不能下文学的船,就永远会有一种妙玉式的洗不掉的洁癖。这种洁癖终究免不了在生活的重锤下被击毁。“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就是这样。

眼总是耽著美的东西,对五浊恶世的秽恶不净就视而不见了。你虽然选择不看,它还是在的。文学滤镜下的美,不是真正的美,是虚妄幻想变现出来的,是对粗糙秽恶的不忍直视,不屑直视。那么,对于生活的真相永远都会缺乏真正的理解,面对苦难,只能去美化它,修饰它,而没有力量去承担。等幻想破灭,走投无路,更大的悲剧就会发生。”

——————————————
摘自:豆瓣王路书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