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局外人

昵称:星星/局外人
磕cp小号:苏珏姑娘

“我想在你的世界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Depression or Bipolar?
疑似患者.情绪不稳.自我怀疑.

痴迷书诗词文戏剧. 喜欢手机拍拍拍.
纯文学爱好者.苏轼迷妹.

痴恋文字的纯粹.文人情怀.
废话号,欢迎唠嗑.
#微轼辙##元白##刘柳#

负能30题.


希望每个人写完就好了. 也希望大家看完就想犹豫地活着了. 慢慢写慢慢发.

1.自杀

亚歌试过很多种自杀方法。比如割腕,比如吞过量的药片,比如跳楼,比如制造意外。但她都没成功过。

割腕她怕疼,刀片划在胳臂上的时候她总是下不去手,刚刚贴近皮肤她就颤抖地制止了自己疯狂的念头。她不怕死,可她怕疼。

吞药片这个她也想过,可恰巧她那天吞了30粒药片躺了整夜准备沉沉睡过去,结果不知是她太疲倦了还是小房间内缺氧,她感觉了一点不适就坦然地睡过去了。可她第二天下午昏昏沉沉醒来,勉强聚焦视线看清了床头上放的东西,她才发现她吃的不是治病的药,而是维生素片。

她摇摇晃晃走出房门,妈妈在跟隔壁的阿姨们打麻将,父亲在厨房里做饭,手机上有逸奇发来的十多条消息,不外乎就是她怎么一直没理人电话也关机之类的问候。她有些悲哀,又有些无奈——她最接近死亡的那一刻没人知道。

至于跳楼就更不用说了,站在楼顶边缘的她要不就责怪楼不够高死不透,要不就是担心被树枝棚子之类的拉住减缓下坠速度。她拒绝承认这是她心底残留的生的念想。

意外的话她做不到,这个得交给命。她交给过,比如急下坡骑车不捏刹车,比如在江边走刻意走在边缘,比如不看红绿灯硬过马路,然而天生的条件反射总是让她下意识的躲开危险。

于是她终于知道了,只有上吊这一条路可以选了。她锁了门,挑了爸妈都出去的日子,在桌子上整整齐齐摆好遗书和她交给逸奇的嘱托信和分手书。摆好凳子,她最喜欢的那条围巾被她甩到了房梁上。她站在凳子上,头放在了围巾上,脑海里想了很多。

她知道她不好看,所以她死相好不爱看其实并不重要。至于亲人的悲痛,她只能道歉了。于是她踢掉凳子,任由自己惊翻了母亲晚上回来推开房门时拿着的那杯牛奶。

她说:“我爱这个世界,可谁来爱我?”
她说:“生命无常,我对不起你们,可我真的好累,累的活不下去了。”
她说:“妈妈,爸爸,你们不知道我曾经经历过多少次死亡,我早已在心里把自己作为已死了的人,所以你们不要担心,我不痛苦,我解脱了。”

她没说出这些,这些字被一对老父母撕心裂肺的眼泪打湿。他们依然责怪自己,就算女儿写:“我真的爱你们,我不怪你们,也请你们不要责怪自己。”

如今,那个围巾被当做旧物,处理到了我的手中。其实它不旧,就是基于这些,总是东西难卖,价格就低。我留下它是想一直告诉我自己,亚歌曾放弃了全部世界,我还不可以,至少目前不可以。

评论(6)

热度(26)